【與風擦肩】

浮生

嵐垂


■Author:橄欖色窗簾■


https://blog-imgs-32-origin.fc2.com/o/l/i/olivecurtain/img11.jpg


nostalgist/老古板/薄唇薄情星人

風/茶/鋼筆/繪圖鉛筆/135膠片相機
有洞見的散漫男人/大氣的認真女人/心智早熟的小鬼
以及,有那麼點兒情懷、聰明不草率的一切

我沒有說話。
我只是寂寥地在這個世界行走。
行,無處。


霧生

靄折

簾吹

霰盡


Silence
is my MUSIC


場幕落

Wait for the 6913rd hit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一开始她并没有告诉你这是一个有着怎样核心的故事,于是你真的有点儿相信起已经成文的梗概,以为商羊这位女子笔下勾勒的就是情伤拖曳到时间里的长长暗影。待到小说行将结束,阿平抽屉里斜插着的照片赫然撞进视线,你才终得肯定心中渐长的猜疑——小说开始的那个场景确实并非作者商羊无心而为。蹲在客厅里的一个人或者三个人,烟头闪烁在指尖,云雾缭绕过脸颊,头顶天花板上挂着的琉璃灯累累垂髫。累累垂髫,便像是处在幼发束作总角的年纪,让灯下的人恍然成了年少时光在当下的投影。是的,也许这才是被商羊用那些摇摇欲坠的爱恋虚掩着的真正苦楚,一如老九对阿平的道白:灯笼易碎,恩宠难求,人生苦长,聚日无多。说的是流光飞舞的生世与青梅竹马的感情。
然而,这部小说其实本无意在那些被归了类的情与爱间分出个高下。故事开场,一次未遂的私奔击出多年后平和表象下的心潮涌流;故事发展,城市自顾自续写所有红男绿女的纠缠与松绑;故事落幕,夜色染深无底洞口的花团锦簇,记忆里真正绽出失却遮覆的情伤深渊。这些都无非是关乎爱情的轮廓与线条,堂皇地左右了小说的大半篇幅。故事依赖于这种既有单纯用心又见纷乱声色的感情来推进,描绘出一个由矛盾两级混合出的现世,生存于其中的众生把爱情同时当作空气与口香糖来消费。多奇怪,明明是同一事物,却在内部各各分类出异质性,有《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的相思之疾作为因果,便有《蝶恋花•曾前年冬相识之女友》的萍水愁乐充当过场,让人不由得直直联想到初次撞见樱井时阿平那张一半杜丽娘一半蝴蝶夫人的画着戏妆的脸。樱井指着她左边脸问这是谁,阿平回答说,这是我,右边也是我。这是它,都是它,情长如《牡丹亭》也罢,情绝如《蝴蝶夫人》也罢,却也都是爱情,是这部小说的一种模样,戏妆似的斑斓诡异。只是,爱情在故事里更多地被商羊用作了叙事的工具。它像一项好谈资般发挥作用,让充盈主观戏谑的陈述保有着强烈的现实感。不过那些临摹自城市真实面孔的诚挚与轻薄明白得脱离了隐喻的范畴。它是小说中情感的正面,背贴背地还隐藏着另一重心潮,关乎于“在我之后才可以死掉”的半真半假的玩笑,以及“下辈子做最完美夫妻”的亦真亦假的承诺,关乎于少年时代的延续。这种在青梅竹马的关系轮盘上打转的感情与时间比爱情更为奢侈,就好像揶揄着“男人都是齐国人”的阿平,自己在友谊上却可以左拥老九右抱阿庄安享齐人之福。也许正因为太过奢侈,这种情感快餐化不起来。相遇的偶然性经岁月长久淘洗才臻于一个稳固圆滑的形状,一旦真正到了分飞四散之日。便是逝水不归,是遥遥无期填不起的空窗。商羊说的是都市爱情故事,心下专注的则是建造一座阿平与她的发小居住的城堡,然后将这道防线意外崩溃的过程锁进眼底。这样一来,再看向这个世界时,就总像是有微明的粉尘下落——那是时光的碎屑在剥离。
阿平一开始对这种耗损没有觉察,也许也没有必要去觉察。青梅竹马的关系很多时候就像人们相信的那般固若金汤,一面被剥蚀,一面却以更快的速度堆积,在耗损却并不在消逝。更何况,这个自认薄情的女子拥有的是公认的好运气——无论假象或真相的意义上都是如此。阿平的老九是袅娜多姿的美人,永远昂首挺胸地走路,自信到只有商店橱窗才能博她侧目一视,明明这样精彩的女人却率真得令人惊讶,对于酒醉反胃的阿平毁掉她的雪铁龙和纪梵希可以摆摆手毫不在意。因良好的自我意识而出落得美丽的两个女人,这样的组合间没有重大秘密,有的只是相通的敏锐,因此所有的互动都是被润滑的。阿平的阿庄是颀长白皙的漂亮男子,安心地混在中上游的演艺圈,带着自恋的通病却长情而温柔。缘起祖辈的两人被阿平形容作“一对完全不能相信他人的自私男女”,他们的福分是从小培养起来的相互信任和熟悉,因此,当阿平的变故遇上阿庄的歧路,几乎是必然地产生出一桩无性婚姻来作为二人规避伤害的甲胄。在他人眼中,三人的青梅竹马,一对是剽悍的海盗姐妹一对是情深的天成伉俪;在实际上,相差也并不很遥远。可仅仅是因为仿若受自上天眷顾,这些就足以往故事罗衫纷下的恋、恍然错眼的情以及春花凋零无休的爱中划出半边天了么?商羊的暗示给得太朦胧,以至小说翻至倒数几页仍只见她们一起逃课看电影,或者去排城隍庙生煎馒头的长队,只见他们一人暗自发着关于婚姻的誓言收集着关于青梅竹马的照片,而另一人对此却有多年的不知情,只见这些感情对等或不对等引出的戏剧性,却不见任何非比寻常的端倪。直到阿平重新走向多年以前的七井桥,走向她封印着的记忆——那里有的不是阿平口口声声的断层,而是一个抽拉着引力提线的洞。洞中心收缩至一点的是苦难而复杂到令人头大的某个爱情故事。然而,那种几乎令人相信不起来的惨痛,末尾却连接着繁花开尽的另一重结局。那是一出只在愚人节上演的戏,她为她导演,他为她出演,而她为他们记得——哪怕只是假装记得——这个结局。于是天生丽质的老九的旁白化作素面朝天几乎不辨性别的阿平内心的独白,仿佛两人的相像终于导致了姿影的重叠;于是清秀纤柔的阿庄变成蓄着草发胡茬衣服有点皱巴巴的樱井,让人模糊联想起怀念如云的苏东坡或者饰演花本的堺雅人。他们替她说,多年以后阿平和樱井再次见面,有的是平和的对话与庄严的泪水,而她替他们相信,阿平和樱井从此继续着各自的敦厚富足,纵是记忆难消亦得以从情感中松绑。这个剧本中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一切就是他们青梅竹马的感情,显赫而珍贵的幸福感足以让他们嘻嘻哈哈笑作一团,让漆的深渊边缘开出花来。而那一小片花团锦簇的虚像,就是商羊在此之前用十万余字书写的全部爱情故事唯一的舞台,是阿平摇摇欲坠的身体唯一的依托。
阿平甚至比你我都更迫切地相信那花枝叶蔓交错出的牢不可破,因为那是青梅竹马们支撑在她爱情背面的一生的赠礼。只是,总会有那么一天,当我们都不再年轻,哪怕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儿时敲在玻璃窗上打在电筒光里的暗号,对面却已经没有人来回应。商羊的笔尖刚刚轻描过所谓逃不脱的天命和世俗,而那时候,老九的丝巾已经像纷纷扬扬的雨帘般飘进了风里,阿庄一如少年时代般斜靠在电线杆边等待的姿影也已被寒冷的空气抹消。阿平成了童话里的小姑娘,兜了满满一裙摆的阳光却不知能塞到谁手里,踟蹰得天都了。等展开裙子一看,灿灿的金早已湮没在沉沉的夜色中,好像那重新往暗中退场的繁花。于是她伤心地哭出了声。
灯笼易碎,恩宠难求,人生苦长,聚日无多。
只道是青梅竹马的感情有着坚不可摧的永恒质量,又怎知那样的奢侈亦抵不过孤寂难销。能在商羊那句“晚安”中安睡的,终归只是红芳褪尽的七井桥。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棚田由纪也许真的不适合拍长片,至少目前这个心思细密却不太懂得如何整理网获的海产的她还不能完全驾驭那漫长的九十分钟。
多年前一部《红色文化住宅里的初子》也许沉闷过也就被遗忘了,但去年年初情况已然变得不同。棚田导演的新作《百万元与苦虫女》上映之前,电影主角佐藤铃子的过去被棚田导演先行搬上了电视荧幕。相同的角色、关联的剧本给了二者一个再便利不过的比较平台。电视短片《苍井优×四个谎言》新奇精悍,在如今雄风不复的日剧当中算得上是少有的精品。其中,棚田导演的《都民•铃子》自然也实力不俗,三个短篇故事各据一话,手法、风格有别,虽则整体看来有缺乏一贯性之虞,但幸得短片本身有其独立特性,并不致对《都民•铃子》的风味有所折损。想来,短片确实是展现导演内心深处世界的绝佳体裁。更小的商业压力为任性垦出沃土,所以短片可以主题晦涩甚或手法荒诞。而更大的时间压力则为雕琢发起助推,所以短片可以情节精巧而又构架平衡。如果说长片体现的是导演的能力,那么短片就是导演天赋的映像了。《都民•铃子》之于棚田导演亦然。这位年纪尚轻的女性将她的细腻排布进画面不甚充沛的光线,那种昏黄中套着浣熊玩偶装束慢慢吃拉面的铃子,那种夜蓝中一抬脸说出出人意料的“不要分手”的铃子敛聚了棚田导演聪明的视角以及带点戏谑的冷静思考。这位勾勒着十分钟里老去年华的导演无疑是不缺乏才能的。但那碎散在对人情体察间的才华细密成了绵绵海沙,滑腻得堆叠不起电影中铃子的浅浅浮雕——哪怕微渺的沙粒都已用令人赞叹的精细刀功刻上了电视剧中铃子喜怒哀乐的面容。
这样的评价看起来也许是过于苛刻了。毕竟,虽然《都民•铃子》作为序章早在《百万元与苦虫女》上映前半年就已播出,但实际上,二者的拍摄却是电视剧晚于电影半年。时间差中包藏的解释可以多么丰富,单单发展论带来的不可比性就能噎得人张口结舌。在这种也许合理的辩驳下,《百万元与苦虫女》的疲软只不过说明棚田导演不是个精明得无懈可击的商人。她看到了先行的电视剧作为电影造势工具的价值,却未及注意观众的期待本身就是一种利器。《都民•铃子》跃然短片平均水准之上——作为日剧甚至堪称优秀——的品质为《百万元与苦虫女》设定了不低的期望值,更毋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棚田导演在《都民•铃子》时期仍是一个新面孔,她早前的几部长片尚且来不及成为参照对象。在这种非凡的关注面前,《百万元与苦虫女》无功无过的普通就是一种负面特征。
所谓“普通”,并不是说《百万元与苦虫女》挖掘不出亮点,相反,其中闪光的小聪明俯拾即是,比如铃子一家四口在饭桌前捉对争执一场,理智渐失时直接迸发自潜意识的言语不断错位,那种滑稽荒诞牵出的一笑,却因其背后潜藏着普通家庭的真实状态而融进几许幸福的心酸;比如铃子加班后打开便当,发现剪成“100”形状的海苔粘在饭盒盖背面,她用撕下海苔放回米饭上的小动作默念她的决定,可紧接着,拉远的镜头里出现的长椅也赫然排出巨大的“100”,这种心理活动的奇异外化简直像是一句高声喊叫——“等存够了一百万我就搬出这个家”;比如铃子在两杯冰饮的镇静下将自己的经历和盘托出然后逃也似的走到街上,她对追在后头的中岛的混乱回答,语速飞快如同她发狠般的步伐,此时的镜头摇晃,剧烈得仿佛感应到铃子羞耻而痛苦的心跳;比如铃子与中岛在车站的错失,镜头始终在说着关于视觉错觉的谎言,而铃子以一句“不可能会来的吧”为那些殊途的路线与视线作结,转身嚼着面包圈离开的她因为正行走在重生的边缘而美丽得摄人心魄。是的,这些都无疑是影片中令人珍爱的场景,然而在《都民•铃子》的优秀下聚拢来的观众希望看到的不仅仅是看点的简单堆积。因着棚田导演“曾经”的过人成绩,观众有理由要求《百万元与苦虫女》表现得像一串珍珠项链,细节精致串联起来就是结构圆满顺畅。然而在这一点上,棚田导演交出的答卷却是令人讶异的——片中四段故事的关联与分异不甚清晰,比如铃子选择在“地方都市篇”而非其余故事中遭遇恋情居然找不出什么实质性的缘由,让人几乎不得不包藏祸心地怀疑这个问题对于棚田导演实际也是囫囵的;同时各个故事间的转换处理简单得几近平庸,比如铃子生活的环境由山中转移到城市的过程仅是一个 “从全中淡入”,似乎不费脑筋的同时也浪费掉了“山间村落篇”末尾铃子坐在车子的货斗里慢慢啃咬一个形状饱满色泽柔和的桃子时制造的微忧氛围。在那样质地不的构架下,所有让人眼前一亮的细节就真的只能停留在不成大器的把戏了,这无疑是令人扼腕的。
然而即便已经是这样了,《百万元与苦虫女》的憾事仍未得完结。棚田导演在这部电影中注入了许多有着奇异、细腻风味的细节,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有心为之的细节都那样经得住推敲。铃子的审讯末尾那以旁白方式出现的判决即为一例:观众,或者这部电影本身都对展示判决的具体内容没什么需求,铃子拘留期满后家里的那餐晚饭所透露的模糊信息已经排除了所有影响理解的障碍,而旁白一经加入,不知是严肃还是滑稽的尴尬氛围就把本来流畅的情节衔接点彻底抹消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虽则棚田导演对电影细节的处理有功有过,但与细节关联甚密的运镜与剪接却让人几乎找不出瑕疵,同时更是奉献了诸如铃子行走于高墙外荒草与道路的交界的强烈平衡感、饭桌前的争执中按人物座次快速切换镜头的冲击力、灰蓝海浪前面亮红的刨冰以及男孩子垂放于桌面的小麦色手臂的隐喻性,以及铃子与中岛的行动在车站外颇具欺骗性的环境里交替出现的抓人度。由此,功不可没的摄影固然优秀尽展,但主导这一切的棚田导演,其天赋优势更是得以被再次确认,多少为《百万元与苦虫女》添了值得回味之处,尽管它未能一扫电影整体的平凡之气。
除此之外,《百万元与苦虫女》被广泛称憾的还有它的音乐。无论《红色文化住宅里的初子》、《都民•玲子》以及《百万元与苦虫女》,都一致地反映着棚田导演的一个特点甚或一种习惯,即倾向于少使用背景音乐。用乐极少并不是只有棚田一位导演作为特例,而这种特点和习惯本身也不存在优劣之说。然而《百万元与苦虫女》里连续性低落到令人疑心出原声专辑不可能,同时由于与电影本身的貌合神离而存在感很低的背景音乐明显没有自己的核心理念,只是在勉强地追电影的步调。这已经不仅仅是音乐担当方面的一时差错,而是导演棚田的长期劣势所在了。
前述的这么许多,赏之者自是《百万元与苦虫女》的核心价值,然而若把那些不尽如人意的相对视作电影的败笔则未免有失公允——未能得以最优化的它们发乎于导演个人能力结构的尺短寸长,本就是导演的成长空间。单单由于它们,并不应致使《百万元与苦虫女》的水准跌落到“普通”层次。而这个不合理的情况却以事实之姿出现,究其根源,却是棚田导演兼任编剧时一个真正的败笔——漏洞频出的“地方都市篇”。其中尤为令人哭笑不得的设定是,中岛第一次开口向铃子借钱时就昭然若揭的意图到了铃子那里却被硬生生挤压为一个因为毫无觉察而产生的误会。会出现这种明显牵强的剧情,真不知棚田导演是过分低估了铃子还是观众。因着失败的设定,这部本有许多优秀特质的电影终究归于平庸而与来自《都民•铃子》的期望产生了更大的落差,成为了棚田导演,抑或她的期待者截至2008年7月9日的失意。
“其实这就是一部很没有野心的电影”——也许有的观者愿意对《百万元与苦虫女》保有这样一个可爱的解释。这种低调确实有着因为不可考证而存在的可能性。但先于这种可能性,电影背后却确凿地缺乏留有余地的足够轻松感作为支撑。为了释放心底里被放逐与找寻、逃避与直面浇灌的人情冷暖,以及在不断被环境吞噬的同时小心防止自己被溺毙的铃子的形象,导演棚田由纪因为她的年轻付出了代价。但这又有何不妥呢——如果她是一块璞玉,那么时间已经开始了雕琢她的过程。
我承认这是故意拿旧物来改造。但是自己当初没有选择的东西果然也让我很没有爱。如果要为了说服不了自己去写的东西绞尽脑汁,并且最后一样只拿得出“不符合定位”的稿子,那么我宁可用现成的——何况就是删这现成的也让我借别人的电脑到凌晨两点,何况这一个月我有比这重要的多的事情要去完成。
容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们所强调的“风格定位”一开始就不是重点,既然连稿子都没看过只听到主题就认为“大概是不能用”并开始找人写备用稿,既然节目可涉及的内容已经有别的组专门在做,既然我们都不知道自己在从事的是什么。
我并不知道被调动的原因是不是我坚持说我既不文艺也不小资,但我至少知道:我,真的,一点都不校园。如果那就是你们想要的“定位”的话。
我并不知道JJ学长推荐我做责编是不是因为我们有很多相同的想法,但我至少知道他说“别勉强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时心境的复杂。如果那就是他对我的唯一一次忠告的话。


[压入01 曲目1(C大调第一无伴奏大提琴组曲 前奏曲,时长2:24),7秒后转为垫乐]

B:品尝过新鲜出炉的资讯麦香,请您跟随我们一同走进《世纪之酿》,在这排满橡木桶的酒窖汲一杯甘香的醴泉,细品那久远的感动——岁月的味道。

[播音略停顿]

A:大提琴,这种代表着成熟与沉静魅力的西洋乐器,曾因为其音域低沉而被认为不可能用于独奏,谱写无伴奏大提琴组曲也因此成为了所谓的音乐家无法攀越的山峰。然而有一位音乐家以六部惊世骇俗的无伴奏大提琴组曲,向世人证明了没有什么不可能。这位音乐家就是J •S• Bach。
B:今天,我们就将这六瓶陈酿之一的D大调第六无伴奏大提琴组曲开启,让它为我们揭开时光的幕帘,开始一次追随数世纪前阳光的漫步。

[音乐渐弱。至无声时,播音跟进]

A:是谁踩着弦音以跳舞的姿态漫步?不是琴弓,是阳光。

[压入13 曲目13(前奏曲,时长5:16),10秒后转为垫乐]

B:曦微。坂道。前奏曲。
A:乐曲起始,大提琴模拟了数组回声效果——先奏出数小节音符,紧接着以较之前略轻柔的方式重复一次。各组的旋律又均有变化。数组回声效果如行云流水般。接起来,就使得本无伴奏的乐曲有了如重奏般的恢弘。一重一轻重复的旋律如同一远一近两座教堂奏响的钟声,由于距离造成的时间差而形成了一前一后叠交的荡气回肠感觉。
B:之后,乐曲又在重复旋律的尾部加入变化。起先,不一致的仅是一两个音符,但很快,这种不一致性蔓延至整个乐段,两座响着钟声的教堂就在这过程中隐匿了身形,取而代之的是两把聚光灯下的大提琴,它们一唱一和你来我往地交替演奏,衔接自然流畅。但实际上,整个组曲的演奏仅由一把大提琴完成。换言之,当乐曲所呈现的画面由教堂幻化为两把并不存在的大提琴时,聆听者的注意力便从乐曲本身转移到了演奏技巧之上。然而,赞叹还来不及作用于周身的神经,那教堂钟鸣般的回声效果又再次在空气中摇荡起来。在这循环往复中,前奏曲营造的是一种亦真亦幻的情境,是一种既彰显作曲家才华又突出演奏家风采的高度。
A:整首曲子来看,旋律呈现出波浪般起伏的强弱交替,像是初升的太阳将它那仍带着一点夜的寒凉的光线投射进窄窄的坂道。光与影的界限缓慢地沿着路面移动,转过街角。晨光一点点将有着教堂与长长坂道的城镇怀抱。

[音乐渐弱,转换为14 曲目14(阿勒曼舞曲,时长6:24),5秒后转为垫乐]

B:清晨。落地窗。阿勒曼舞曲。
A:虽是舞曲,但D 大调第六无伴奏大提琴组曲中的阿勒曼却有一种平静而雅致的味道。曲调没有大起大落,以一种平均的姿态向前推进,犹如清晨静静穿过落地窗投在木质地板上的阳光,湖水般清,却少了冷洌的质感。
B:舒缓得略显慵懒的旋律透露着绵软轻柔的暖意,正与刚刚被晨光唤醒却又还驱不去丝丝缕缕睡意的人们绻在舒适的床铺上的情态相对应。偶尔溅开的几个清冽的音符又时不时地暗示着清晨空气的些微凉意,从而使“人”与“环境”的紧密关联巧妙地刻画了出来。乐曲中那种朦胧甚至混沌的意识流般的表达,似乎已经脱出了Bach音乐一贯强烈的宗教意味,反而呈现出一种人本的简单闲适的生活气息。

[音乐渐弱,转换为15 曲目15(库朗舞曲,时长3:54),13秒后转为垫乐]

A:上午。庭院。库朗舞曲。
B:组曲行至库朗舞曲,曲调略低了一点,但旋律却变得具有跃动感,琴弓在弦上跳跃的感觉完全可以用听觉捕捉到。旋律表现出了一种类似即兴舞蹈的随意感。那是阳光穿过了庭院的草地的声响,它在每一朵花每一片叶子上踮着足尖旋转。而植物们尽数抬起了它们无比光鲜的面孔。
A:如果仔细聆听,这个继阿勒曼舞曲后重回快节奏的乐章中,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让人感到似曾相识的乐段出现。其实这些乐段都能在前奏曲中找到与之相似的某些小节。这正是库朗舞曲的精妙之处——在以快板承接慢板从而形成反差相关性的同时,又不忘与其他快节奏章节形成体系,从而拉紧了各乐章的联系,使整部组曲具有了浑然一体的美感。

[音乐渐弱,转换为16 曲目16(萨拉邦舞曲,时长4:56),7秒后转为垫乐]

B:午间。树阴。萨拉邦舞曲。
A:组曲从库朗舞曲的轻快回复到了一种柔和舒缓的旋律。每一小节的重音连贯起来制造出了午间微醺的味道。将萨拉邦舞曲与阿勒曼舞曲聊作比较,两者同为慢板乐章,甚至存在不少相似的乐段,因此带给听众的感受也存在着共通点——它们都带着一种雅致的倦意。然而,相比阿勒曼舞曲,推进更为缓慢的萨拉邦舞曲带来的并不是那种带着昏沉感的困倦,而是真正与人的生理状态相契合的午间熨帖的绻倦。
B:大提琴音色偏于低沉的特点在这种缓慢的节奏中发挥得淋漓尽致。使乐章闪烁出似感性又似知性,又仿佛两者皆非的柔光。它在诉说,生命之河像它一般悠长。这使曲子生出一种不能忽视的平静的力量,就像是光线透过树叶落在草地上的光斑在微风中浮动的模样。这样的午间,下午茶最应景不过。

[音乐渐弱,转换为17 曲目17(嘉禾舞曲,时长4:11),8秒后转为垫乐]

A:午后。大厅。嘉禾舞曲。
B:人们通常认为,Bach的无伴奏大提琴组曲中,第五乐章是最关键而富有特点的。首次接触D 大调第六无伴奏大提琴组曲时,第五乐章嘉禾舞曲的确往往能给聆听者留下远深于其他乐章的印象。但和另五部组曲中各自的第五乐章平行比较,嘉禾舞曲也是最引人注目的。
A:因为在整个D 大调第六无伴奏大提琴组曲中,嘉禾舞曲是个特殊的存在。它的风格与旋律几乎跳脱了其他乐章构筑的规整框架。它的明艳,它的鲜亮,它复杂的和弦,它跳跃的节奏,它特立独行的寂寞,它自娱自乐的意味,让它真正成为了一轮午后的太阳,灼灼耀目地登场,来赴一场一个人的舞会。
B:嘉禾舞曲有节律的曲调与几个小节出现一次的和弦是一反之前所有舞曲的华丽感。如果说前奏曲是一把大提琴的重奏,那么嘉禾舞曲就为聆听者演出了一场一个人的交响乐。但它却不是一种盛大的场景。这种感觉像是华美的大厅里一个人的舞蹈。巴洛克风格的陈设混不进任何一点过于奢华却不实在的味道。舞者的裙边在透过窗户的光线中旋转。但这一切又优雅得如同静止了般,充斥着满满的寂寥。

[音乐渐弱,转换为18 曲目18(吉格舞曲,时长4:13),8秒后转为垫乐]

A:夕色。钟楼。吉格舞曲。
B:虽然被置于嘉禾舞曲之后,吉格舞曲的光芒却并未被掩盖,它旋律的恢弘和流畅堪与前奏曲比肩,曲调的快活与愉悦又体现得甚至比库朗舞曲更为明晰和纯粹。它正如飞速西向的落日般,吸取了一整天的精华。有前五个乐章的铺垫,它的出现有着洗净铅华的美感与高度。
A:老歌《Fields of Gold》中唱到“See the children run as the sun goes down”,在吉格舞曲中,仿佛就能听到孩子们追逐着夕阳向家奔去时,敲响在石子路面的踢踢踏踏。太阳迈着洒脱的步伐向地平线漫步,某种穿越时间而来的古旧的感动和鼓励,与那些脚步声一同响亮在暖橙色的光线中。而城镇也没在光线里头。同样被染得目无比的钟楼与夕阳遥遥相望。这一天就要结束。

[播音略停顿]

B:J •S•Bach D大调第六无伴奏大提琴组曲,阳光漫步。一场声色无边的穿行。

[音乐渐强,至1:19秒左右,播音跟进]

……
もうすぐ九月になります。大学はそろそろ始まりますから、私は準備をします。また忙しくなります。
来週私は家族と一緒に駅から行きます。八日に武漢に着きます。
「娘」君たちが飛行機で出かけます。寂しいですね。
いつ夏休みが終わりましたか。
では、行ってきます。十月にここへ帰りますか。まだ知りません。
お休みなさい、私のブログ。

p.s. 5000Hits君は私だけです…
http://photo11.yupoo.com/20070830/132251_1903626561_jnowmuxn.jpg

次のはSchumiの誕生日です。

数年不曾为买衣服好好逛过街的结果是,被价格击倒再起不能。
一定有什么搞错了吧,这里是祖国西南边陲没错吧,杂牌就不要违背物价水平地向品牌店靠拢了好不。服装批发市场都名存实亡了,我们广大穷人还要不要活啊TOT。
感谢母亲大人帮我在一藏旮旯里的小店把一百八一件的T恤、衬衫砍成一百八四件。我明显尚需修炼……


我果然是个背时的家伙,或者依母亲大人的说法是个“作怪的家伙”。前些年一根筋地只认运动鞋时,无筒靴式样的皮鞋满天飞;现在对运动鞋没有爱了想找那类皮鞋,跑了大半个城只有一个店在卖,若不是有以逛街为人生乐趣的家伙同行,恐怕连这个店都没法发现。
对于我,流行是异世界生物而压马路是宁可不要的麻烦。


有没有哪个网站可以为我分析一下2750块大洋一副的眼镜是什么成分……


新欢是BELLE AND SEBASTIAN,明显我体内几乎没有民谣抗体。然,他们成员多得让我有些不适应。
可惜KOC的二人,一位做了DJ一位读心理去了。


接到教育局通知有一笔五千块的资助,农行的。手续办妥后突然又被农行告之我得代表受资助的考生发言。OTZ,那么多人里偏拎我这没开的壶。然,为了一年的学费,拖到最后几小时还是乖乖写了稿。只是最终的效果有点过头了……为什么会有中年男人被弄哭了,他人生经历很坎坷么……


昨天似乎是耳背日。我和一个朋友因为先听错人名后听错地名导致冷笑话一:打电话问某活蹦乱跳的小妮子“听说你眼睛肿了个大包不要紧吧”;冷笑话二:“喂喂,你不是说早就到了吗,我怎么没看到你?”“我就在家乐福门口,你才是在哪里?”“我也在好乐迪门口啊,正门。你在哪个门?”“对着正街的门。”“哪里算正街?”“……算啦,我已经到另一个门了,咦,还是没看见你。”“啊,我看见你了,挂啦。”一分钟后——“你到底在哪里啊~~”“你刚刚认错人了么……我就在家乐福门口,至于哪个门……”“我在对面是粥皇的那个门。”“等等,你在好乐迪门口?”“不然在哪里。”“我在家乐福门口……”


夜里十一点同爸妈散步回家,铁道边垂着向日葵的花盘。

| ホーム |


 TOP  »Nextpag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